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14章 看着你,倒胃口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4章 看着你,倒胃口

贝小舒的话让牧白垣的脸色变得恐怖,但她已经不在意,也不害怕,蹲下来捡起手机,再度的想要拨打贝雪的电话。

牧白垣一把将她的手机狠狠地砸到地上,单手快速拦住她的腰,“什么都不是,那么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的身体是不是和你的嘴巴一样的想法?”

说着,他就疯狂的吻着她。

这是他第一次吻她的柔唇,却发现她的味道居然这么甜美,让他很快上瘾。

可贝小舒却是愤怒的反抗,狠狠将他推开,扬起手一巴掌甩了过去。

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。

“牧白垣,你当我是什么,你想要就要,想甩就甩吗?我告诉你,不可能,我不会让你再碰我一下。”

贝小舒说着就愤怒的擦拭自己的柔唇,那笑要将自己的皮都擦破的举动深深刺痛了牧白垣的眼。

这个该死的女人。

他的吻就有毒吗,居然这么的厌恶着,当时她被沅斯吻的时候,也不见得她如此的激动,愤怒的反抗啊!

“你再擦一下试试看!”

牧白垣在酒精的作用下,开始变得有些疯狂,自己也不知道想要干什么。

贝小舒讽刺的笑了笑,“牧白垣,或许以前我对你有所忌惮,是因为我爱你,但此刻,你认为你还可以威胁我吗?”

说着,贝小舒就愤怒的擦拭着,故意挑衅的看着他。

牧白垣点点头,忍不住笑了,没有任何的生气,上前一步,那态度让她微微一愣,有一丝丝的陌生。

还没有反应过来,牧白垣就再度的吻上她。

这一次的吻,是唇枪舌战。

牧白垣几乎是将她的呼吸完全的剥夺,那湿滑的小蛇就这么闯入,疯狂的吸允着她的美好。

贝小舒的瞳孔睁大,难以置信此刻的一切,愤怒的敲打着,却也无济于事,最终,她恼火的狠狠一咬。

血腥味开始在他们的嘴里回荡着。

也让牧白垣有些诧异的松开她,看着她眼神之中的厌恶,牧白垣觉得心脏开始不正常。

“很好,喜欢血腥味,对吗?我也是。”

牧白垣几乎是疯了,忽略心脏位置传递来的不正常,整个人都开始有些疯狂起来,一把将贝小舒打横抱起来。

贝小舒气恼的咬牙,愤怒的挣扎着,脸色越发的苍白,而且身体内也开始有黏黏的液体流出。

是浓烈的血腥味。

牧白垣将她放到床上的时候就感觉到了,错愕的看着那鲜血,自己的手上也是,看着倔强的贝小舒含着泪,脸色苍白却还是不肯多说一句。

脑海里,她靠着自己,紧紧抓着自己的衣领,不断的诉说着,孩子随着鲜红的液体慢慢的流逝。

那一幕似乎还在自己的心底挥之不去。

让牧白垣的醉意也开始有些散去,带着一丝丝的惊慌,“小舒,我……”

“滚!”

贝小舒愤怒的拿起枕头狠狠砸过去,不想听到这个男人任何一句话。

“……”牧白垣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里,看着针头砸过来,却也不肯倒退一步,嘴角微微的勾起,有些苦涩,有些艰难的开口。“孩子,还会有的。”

这句话,让贝小舒越发的感觉恶心。

“是的,我会有孩子的,但是绝对不会和你的孩子。牧白垣,我已经为我曾经的错误付出代价的,贝雪是我害的,我理所当然受到惩罚,我的惩罚该够了吧!”

贝小舒笑了,拂去心底的痛,第一次,她不为自己辩驳,当着这个男人的面承认了贝雪是自己害的。

真的够累了,对于辩解,她也无力。反正这些对于这个男人来说,都是期盼罢了。

那么就承认好了,如果这就是他们想要的,给他们吧!

起身,贝小舒就这么的走进浴室,懒得理会他,洗个澡,换了一套睡衣,再度出来。

牧白垣已经不在了。

贝小舒的心微微有些作痛,不过想想也是对的,他本来就不属于自己,留下来做什么呢?

也不过就是看着碍眼。

躺到床上,贝小舒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想到了自己被切除的半个子宫,泪水再度的模糊自己的视线。

而房门外,牧白垣只是躺在沙发上,睁着眼,看着眼前的一切,想着自己和贝小舒走过来的点点滴滴。

牧白垣没有想到有一天,不需要去逼迫,贝小舒承认是自己害了贝雪,这是他以前最想要听到的话。

可是此刻,牧白垣却感觉到了这句话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仿佛这句话之后,他们之间真的断了,而且一丝丝的联系都没有了。

那么他也就没有资格继续的折磨这个女人,继续的去践踏这个女人。

这一切所谓的惩罚,以后都没有办法继续。

莫名的,牧白垣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虚,冷得让他的脚趾头都失去了温度。一种寒意袭来,猝不及防。

让这一夜,牧白垣没有办法入睡。

……

第二天,贝小舒起来,肚子有些饿想要做早餐,却发现沙发上有人。

让她微微一愣,看着牧白垣躺在那里,她的脸色越发难看,“牧白垣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这个男人,昨晚没有回去,还真的是奇迹了。

牧白垣揉揉眼睛,看清楚来人,起身,昨晚在沙发上睡很不舒服,感觉自己的身体每一处都特别的疼痛。

“你这张沙发,甚至是你这里的家具都该换一换了。”

牧白垣答非所问。

贝小舒讽刺的笑着,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的冷漠,“这和姐夫没有多大关系吧!我的男人喜欢就行了,需要你来管吗?”

说完,贝小舒就转身走进厨房开始煮早餐。

只是简单的鸡蛋面,煮了一份坐下来自顾自的吃着。

牧白垣忍不住咽咽口水,盯着这个女人完全无视自己的态度,有些恼火,“我也饿了。”

“可以出去吃,外面多的是。”

贝小舒冷冰冰的回答,没有抬起头看他一眼。

“煮一份给我,外面的东西不营养。”牧白垣咬牙切齿的命令着。

这句话,让贝小舒莫名的心酸。

她以前似乎也说过这样的话,‘外面的东西没有营养,我煮给你吃吧!’

可这个男人永远都是冰冷的讽刺,‘看着你,倒胃口。你觉得我还吃得下吗?’

现在,他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,是疯了吗?

贝小舒冷冷抬头,讽刺的笑着,“知道做给你吃,你认为我还做得出来吗?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