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15章 嫁给我,膈应他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5章 嫁给我,膈应他

牧白垣的脸色明显的僵硬。

贝小舒却完全没有在意,吃完之后就将碗端进去,洗好。转而也就进入房间开始整理一下自己,拿起包走出去。

牧白垣还是没有走,可贝小舒也不在意,从包内拿出曾经他羞辱自己的支票,放到桌子上,“这张支票还给你。”

牧白垣一把拽住她的手腕,有些愤怒,“我牧白垣送出去的钱,从来都没有收回来的道理。”

贝小舒也懒得去争,这个男人的固执从来都没有改变,也不会因为谁而改变,“好,那么我拿回来就是了。”

说着,贝小舒就将支票拿回来放到了包内,看着牧白垣的脸色一点点的难看,她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。

“离开的时候,请记得替我关门。”

“贝小舒!”

牧白垣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个名字,整个人感觉要抓狂,她的漠然,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不听话,可是她却完全照着自己的意思去处理。

听话吗?

可她的眼神明明就是不屑,冰冷,冷漠的。

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牧白垣的心仿佛被刀割一样。

贝小舒没有理会牧白垣的叫唤,就这么离开了。

牧白垣如同傻子一样的站在那里,感觉这里的一切都让他窒息。这个女人,似乎真的从自己的生命之中离开。

这是三年来,自己最殷切盼望的,可是真正得到的那一刻,却让他无法真正的释怀。

……

走出小区,贝小舒打算去上班,却没有想到贝雪居然会在这里等着她。

贝小舒的眼神一凛,带着一丝丝的憎恨,想到自己那无辜的孩子就是被这个女人故意残忍的弄死。

贝小舒就没有办法让自己对这个女人笑,看着贝雪的笑,她的心就莫名的揪疼。

这个可怕的女人,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可怕的女人毁了自己的一切呢?

“身子这么快就康复了,恭喜你呀!”

贝雪温柔的上前打招呼,仿佛他们很要好,她一直都是最体贴妹妹的姐姐。

贝小舒努力的深呼吸,才能够控制自己不会一巴掌甩过去,“姐姐,如果不是你们这么细心的照顾,我的身子也不会这么快康复的。多谢你了。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

贝雪忍不住笑了,他们之间完全不需要任何的伪装。贝雪最痛恨的就是贝小舒这种女人。

明明就是被自己步步紧逼,都已经没有退路,可还在那里善良着。

难道真的认为自己就是天使吗?

贝雪想着,就越发的想要毁了这个女人,“妹妹,我作为姐姐的自然是要好好的关照你了。你的野种,我也不是替你很好的解决了吗?妹妹,你看我是多么的为你着想啊!”

说着,贝雪就轻轻的上前,温柔的拉着贝小舒的手,笑意越深。

贝小舒的心被一刀一刀,仿佛在那里凌迟,看着她那得意的表情,她心底有一丝丝的狡猾闪过。

“是啊,姐夫也很为我着想呢?你知道吗,姐姐,姐夫昨夜一直都在照顾着我。现在,还在楼上,姐姐要不要接他呢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贝雪的脸色明显的不对劲,刚刚的得意瞬间消失,瞬间变得愤怒,不甘,咬牙切齿的看着贝小舒的狡猾。

贝雪的牙齿都在那里打磨着。

贝小舒眨眨眼,笑的无辜,“姐姐,就劳烦你去接姐夫回去。昨晚他喝醉了还是想要过来,我昨晚也照顾的很累了。”

看着贝雪那一张铁青的脸孔,贝小舒只是神秘的勾勾唇,转身,一步步走开。

贝雪不敢相信贝小舒的话,她一直都偷偷的躲在自己的车内,很快的,牧白垣的身影就出现了。

他就这么的开车离去,贝雪的双手狠狠握紧方向盘,几乎想要将方向盘给捏碎,“贝小舒,你这个贱人,你这个贱人……”

她不能够继续的坐以待毙了,不能够让贝小舒继续的毁掉自己的幸福。

牧白垣是她的,是她的!

……

这几天相当的平静,牧白垣因为公事而出差,沅斯也没有来打搅她。

贝小舒每天上下班,身子也慢慢的康复。

贝家也没有来打搅她,这倒是日子过的越发的自在。

只不过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,贝小舒还是会忍不住想起那个没有缘分的孩子。

心就会隐隐作痛。

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月。

贝小舒下班回到家中,有些疲累的将钥匙放在一边,洗个澡打算随便吃点就睡觉。

敲门声响起,贝小舒过去打开门,一大束玫瑰花就这么出现在她的跟前。

“惊喜吧!”

随后,沅斯就吊儿郎当的笑着,走进来将门关上。

贝小舒的脸上都是诧异,难以置信的盯着这个男人,有着说不出来的震撼,“沅斯,你玩什么啊?”

“想要娶你啊!怎么样,嫁给我吧!”

说着,沅斯就拿出了一枚戒指,单膝跪下,打算将她的手拉过来戴上。

贝小舒快速的躲开,脸色越发难看,“沅斯,你如果是想要开玩笑,那么你这个玩笑我很不喜欢,可以结束了。”

说完,她也就转身去继续自己的事情。

沅斯笑的越发认真,快速的来到她跟前,“我想要娶你,是认真的。你知道吗?我可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说要娶一个人呢?”

“哦,这还真的是让我十分荣幸啊!”

眨眨眼,贝小舒完全不将这句话当真。这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会第一次求婚,如果是,那么他真的是太唐突了。

“嫁给我吧!要知道,你的前夫牧白垣马上就要和你姐姐结婚了。你还要当伴娘,不是太悲凉了吗?还不如嫁给我,膈应他们。”

沅斯依旧是不死心,很是认真的看着她,等待着她的回答。

贝小舒的思绪有片刻的停止,对于这个男人的话,她怎么会忘记呢?

贝雪和牧白垣结婚的日子已经快到了,她知道在他们的婚礼上,她无疑就是笑话的存在。

“嫁给你,膈应他们,真的可以膈应他们吗?”

“当然了。”眨眨眼,沅斯笑的越发的得意。

可是贝小舒却感觉这是最大的笑话,忍不住摇摇头。还是将沅斯的话当作玩笑。

因为这个男人从一出场就是贝家人塞给自己的。

他,无法膈应任何人,反而让贝雪越发的开心而已。

让贝雪开心,她还真的是做不到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