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6章 洗嘴

简单的认识之后,大家都已经用餐。

贝小舒和沅斯安排坐在一起,而对面是贝雪和牧白垣,贝母忍不住的笑起来,“雪儿,你和白垣也该去挑选婚纱了。这些日子我看你们两个人都不着急,让我们这些长辈很着急啊!”

“伯母,我已经从欧洲预定了一套婚纱。过段时间就可以去试试了。”牧白垣的话让贝雪的脸有些羞红,散发着浓浓的幸福。

贝母也是很开心。

只是贝小舒有些食不知味,一旁的沅斯一个劲的朝着她的碗里夹菜,都已经将快要将碗给堆满。

看着贝小舒没有吃的样子,沅斯不由轻轻的凑近,在她的耳边温柔的一笑,“快点吃吧!就算是不舒服,也不该表现出来啊!”

那话语让贝小舒微微一愣,有些诧异的转身,正好和沅斯的薄唇碰上,就这么蜻蜓点水般的吻到。

贝小舒的瞳孔瞬间瞪大,想要逃离,但是却被沅斯给一把拉住,轻轻一笑,“快点吃吧!”

贝小舒的脸不由通红,有些尴尬的低头一个劲吃东西,沅斯笑的越发神秘。

似乎这一趟来这里,还不错。

对面,贝雪柔柔的笑了笑,转头看了一眼牧白垣,“白垣,你看他们两个人,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的投缘。”

牧白垣没有回答,只是紧紧盯着贝小舒,有一种想要将这个女人给抓过来的冲动。

该死的女人。

贝小舒被几双眼睛注视之下吃完,“我想要去趟洗手间,你们慢用。”

说完,她就飞快的起身,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的逃到楼上洗手间内。

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她不由快速打开水龙头,一个劲朝着自己的脸泼水,好让她脸上的温度可以下降一些。

收起了不该有的情绪,也就将门打开打算出去,谁知一个力道却在她打开门的那一刻,将她给用力推进去。

贝小舒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整个人都被压在门上。很是惊慌想要呼救,但是嘴巴却被来人的手覆住。

那熟悉的温度让贝小舒明显一愣,看着跟前靠近自己的男人,觉得有些讽刺。“姐夫,是你啊!”

“闭嘴!”

牧白垣听着她‘姐夫’的称呼,心情就更加糟糕起来,愤怒的吼过去。

这让牧白垣的表情变得越发的愤怒起来,很是可怕。

“我说错了吗?姐夫,如果你想要用这里,给你,我先出去。”说完,贝小舒就行要离开。

但是牧白垣的力道太大,根本就不是她可以挣脱的。

“贝小舒,你怎么就这么贱,这么着急想要出去,是不是想去见那个沅斯啊?”

想到她和沅斯当着自己的面亲吻的一幕,想到了她这张嫣柔的红唇沾惹上别的男人的味道。

他就想要替她擦拭。

而只是这么想着,牧白垣也真的是这么做了,愤怒的将她拉到水龙头跟前,不断的拿水冲洗着,揉捏着她的柔唇。

“唔唔……”

贝小舒整个人都在那里不断反抗,柔唇都已经被搓破,疼痛的厉害。

可牧白垣还是觉得不满意,一把将她的下巴捏住,逼迫她抬起头来,“终于干净了不少。”

“放开我,你神经病。我们已经离婚了!”

贝小舒真的想要揍这个家伙,他简直是有些无理取闹。

“贝小舒。”

牧白垣整个人都仿佛处于崩溃的边缘,看着她眼神之中的讥讽,心越发的不舒服起来,这个女人,不该这样对他的。

他愤怒的上前,更加逼近,正准备要说什么,敲门声响起来。

“叩叩叩!”

“白垣,你在里面吗?”

贝雪的声音有些急切的响起来,敲门声也是一下一下的,很是焦急。

贝小舒一把狠狠地推开他,而牧白垣也冷漠的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贝雪看着牧白垣背后走出来的贝小舒,脸色瞬间变得狰狞,而且贝小舒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狼狈,尤其是那双柔唇。

这让贝雪很是愤怒的一把抓住她质问,“你们在里面做什么?贝小舒!”

“姐姐,你不要误会,什么都没有做。只是我不小心摔倒,他扶了我一把而已。”

贝小舒的轻描淡写,却没有消除贝雪心底的顾虑,贝雪还打算继续质问。

一个声音却十分爽朗的响起来。

“怎么大家都在这里,好热闹!”

说着,沅斯就快速的靠近,贝雪也在他出现的一刻,快速松开贝小舒的手,脸上挂起了温柔宁静的笑。

沅斯轻轻的伸出手抚摸着贝小舒的脸颊,手指慢慢的碰触到她的柔唇,“怎么我只是轻轻的吻了一下,就这样了?”

贝小舒的脸越发羞红,下意识的躲开,有些气恼这个男人的不规矩。

“姐姐,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。”

贝小舒鞠了一躬,就避开沅斯,走了出去。

下楼,贝小舒也是简单的和贝母贝父打声招呼,没有理会牧白垣快速的出门。

牧白垣打算跟他们道别,但是沅斯也走下来,率先说出口,“伯父伯母,我先告辞。正好可以送贝二小姐。”

沅斯就丢下这句话,快速的走出去。

牧白垣脸色一沉,也跟着走出去。

两个人到了门口,互相按响车锁,沅斯和牧白垣互看了彼此一眼,牧白垣的眼神很是愤怒,沅斯却只是吊儿郎当的笑了笑,“我先走了,还需要送小舒呢?”

说完,沅斯就潇洒的开车,赶上了贝小舒。

贝小舒错愕的停在自己跟前的沅斯,蹙眉,不打算理会继续走的,但是沅斯却轻轻的开口说,“如果你打算上后面那辆牧白垣的车,我可以开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贝小舒一愣,转身看了一眼背后那辆熟悉的车,暗暗咬牙,打开车门坐进去。

沅斯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,快速的启动车子离去。

后面,牧白垣狠狠地敲打一下方向盘,愤怒的咬牙。

不由愤怒的加快速度,狠狠地上前,就这么的撞上去,车子一下子撞上了沅斯的车。

沅斯车内,沅斯和贝小舒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后面的牧白垣会一下子撞上去。

贝小舒的头一下子撞上去。

沅斯也狠狠地撞击到方向盘,车子也瞬间停住,让他不由低咒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