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10章 子宫切除一半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0章 子宫切除一半

贝母的身子明显的一颤,她感觉这一刻的牧白垣很是陌生,让她的身子居然忍不住的哆嗦起来。

贝雪也是愣住,以前的牧白垣对于自己,甚至是对于贝家的长辈都是谦谦君子的形态出现,从来都不曾如此失态过。

“白垣,妈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没事,我可以陪着你一起等的。”

牧白垣扫视一眼贝雪,感觉自己刚刚的态度的确是有些过激,“雪儿,你先去休息吧!我没有办法陪你。”

“没关系。我陪你!”

贝雪看着牧白垣对自己的态度还算不错,心底也越发的自信起来。

反正她很肯定,此刻的牧白垣之所以会愤怒,会失去了分寸,也不过就是因为贝小舒肚子里的孩子属于他,骨肉情深嘛!

牧白垣懒得多说什么,现在的他脑子里只记着急诊室的门什么时候打开,可是最终呢?

到了晚上,都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这让牧白垣有些火大,“就是一个流产手术而已,为什么会这么久?”

说着,牧白垣就愤怒的拉住一旁进进出出的护士,愤怒的质问,护士也十分无力,“大出血,不是普通的流产。你们也太不小心了。差点就要血崩啊!”

牧白垣一下子失去了力气,难以置信的护士的离去,那俊美的脸上都是冰冷的僵硬,就如同被困住的野兽。

完全没有办法施展自己的力气。

贝雪一直都看在眼底,越来越没有办法接受牧白垣的失常,“白垣,你不要担心了,相信医生。小舒会没事的!”

“我不是担心她,只是他此刻是因为怀有我孩子而进去的,我有责任,懂吗?”

牧白垣愤怒的吼过去,他不会承认自己担心贝小舒的。

这是不可能的事情!

贝雪笑意越发温柔,就知道牧白垣不是因为的安心贝小舒,真的是太好了。

可牧白垣那愤怒的几乎要爆发的疯狂,还真的是让贝雪心底有些不爽。

不就是一个孩子嘛!

以后,她也可以为他生的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贝母和贝父最终因为还有事,就先行离开。

贝雪陪着牧白垣一直等着,可是都已经三更半夜了,手术还是没有结束,最终贝雪也就先行离去。

留下的人只有牧白垣,还有一个沅斯。

沅斯就这么的靠着,仿佛看戏一样的看着牧白垣,“牧白垣,你先走吧!看这手术一时半会儿还结束不了。”

这个声音让牧白垣狠狠地看过去,咬牙,“马上就会结束,你如果不想等,可以走,没人稀罕。”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。要知道现在,或许小舒最想要看到的男人是我也说不定。”

沅斯不怕死的讽刺着,很是玩味的走过去。

牧白垣一个拳头愤怒的挥打,完全就是毫无预兆,让沅斯也很是意外,错愕的擦拭着自己唇角的血迹。

这个男人,还真够狠的。

“牧白垣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滚!”牧白垣全身充满了暴虐的气息,他已经极力压抑着自己要爆发的愤怒,这家医院已经让自己不满,可他没有办法,只能够忍着。

因为贝小舒还在里面抢救。

但是这个男人既然还过来,不顺眼的东西,他早就想要揍了。

沅斯勾唇,笑的轻蔑,“牧白垣,等小舒出来了,你看看谁敢滚。”

牧白垣愤怒的一把拉扯住他的衣领,正打算要揍的时候,急诊室的门打开了。

护士推着贝小舒快速走出来。

这也让牧白垣松了口气,快速的上前,温柔抓住他的手,看着昏迷之中的贝小舒,她的脸色这么苍白。

牧白垣的心就越发苦涩起来。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丝。

“没事了,小舒。”

将贝小舒推进病房之后,牧白垣就被医生叫过去。

办公室内,医生推了推眼镜,带着一丝丝的无奈,“牧先生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恐怕以后你的妻子会比较难怀孕。”

“不孕不育都可以治愈,这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牧白垣只是冷笑了一下,可是他的手指尖却有些凉意。

医生点点头,“的确是如此,你太太的子宫,我们切除了一半。所以,怀孕的几率是比正常人要困难,而且她本身就宫寒,这就让她更加困难。几乎是零!”

牧白垣的手狠狠地握紧,眼神一闪而过的杀意,愤怒的上前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,“谁让你切的?”

说着,他的眸中恨意就越发的明显。

医生也被吓到,整个人都哆嗦起来,“病人一直出血不止,我们也只能够选择保命,这是你签字同意的。况且手术就会有风险。”

牧白垣的表情狰狞的可怕,愤怒的一把甩开了他,转而将办公室的电脑都拿起来砸了。

他的情绪完全就是失控了,“这是你们造成的!”

“牧先生,我们也是按照你的要求来的,要保命,我们自然是要采取措施,医疗之中这种情况也是常见的。”

医生后怕的退后,脸色也有些慌乱起来。

这个男人发火,真的是很可怕啊!

牧白垣心要杀人,想要杀了这些医生,拆了这家医院。

他是选择保命,是选择了让贝小舒活下来,但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却是致命的。

豪门里,最忌惮的就是无法传宗接代!

贝小舒变成这样之后,牧白垣更加肯定,家族是不会接受她了。

这让他开始在办公室内疯狂的砸东西,几乎是将这里的一切都毁掉了,这才气冲冲的离开。

其实,牧白垣根本就没有想过,他们已经离婚了,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。

贝小舒能不能怀孕,他们都不可能会在一起的?

为何他会如此的疯狂呢?

而牧白垣将医院办公室砸掉的事情,自然是引起了很大的关注。

沅斯只是神秘的一笑,慢慢的走到贝小舒的办公室,看着这个躺在那里,脸色苍白的女人。

沅斯的心,微微一沉。

她此刻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快要死去的人一般。

“怎么样,现在你关心她,就可以娶到她了。怎么说也是贝家的二小姐,如何?”

门口处,贝雪的声音很是得意。

沅斯的身子明显的一颤,转身看着她,“雪儿,你还真够狠的。让她流产,用得着这么狠吗?”

“怎么,你心疼了?你不是说你这一辈子都只心疼我一个人,现在居然为了她心疼。”

贝雪一脸的嫉恨,对,眼前的沅斯是她的情人。

一直都是!

他们从小就认识的,当时的贝雪真的将沅斯当作自己未来的依靠,但是有了贝家小姐这个身份之后,她怎么可能将沅斯放在眼底。

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子,而且还是一个吊儿郎当,一无是处的私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