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9章 想要留下他

一路上,牧白垣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,他感觉自己的手湿湿的,黏黏的,那种感觉让他的呼吸都开始有些凌乱起来。

贝小舒的脸色越发苍白,伸出手,紧紧的抓住牧白垣的衣领,腹部传来的疼痛一阵一阵的,让她不断的深呼吸。

“牧白垣,我这一刻终于明白了,不属于我的,始终都不属于我。就算我怎么努力……怎么去挽回,都无法留下他,对吗?”

“闭嘴,你特么的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牧白垣的呼吸都开始有些纷乱起来,看着她额头的细汗一点点滑落,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紧紧的揪住。

难受,窒息!

“我想留下他,我只是想要留下他而已。我不想去破坏你们的,我不想,可能这孩子就不属于我。和你一样,不属于我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

牧白垣头一次感觉这条路为什么这么远,看着护士推过来的担架,他快速的将贝小舒放上去,但是却被她给抓住了手臂。

牧白垣微微一愣,脸上都是慌乱不安,“会没事的。”

“你头一次这么紧张我,真好,我向你要钱,只是想要带着孩子远走高飞而已。不过现在,用不着了。”

“够了,医生,救她,快点救她……”

牧白垣的心被一枚极细的真狠狠地刺痛,他不由拉过一旁的医生,很是激动。

医生明白的点头,快速的和护士将贝小舒推进了急诊室。

门,就这么在牧白垣的跟前关上。

牧白垣整个人都越发的虚弱,无力的在那里彷徨着,惊慌之中,看着那路上一条鲜血燃放出来的彼岸花。

触目惊心!

让他整个人都靠着墙壁,薄唇哆嗦着,手上的鲜血让他更加没有办法忘记贝小舒在自己的怀里,那无助而又疲累的眼眸。

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在那里一寸寸的紧绷,就连心脏的位置也开始不正常。

“白垣,小舒怎么了?”

此刻,贝雪和所有人也都赶过来,贝雪一脸紧张的上前拉住牧白垣的手,自然也触碰到他手上的鲜血。

心底越发的得意,流了这么多心,看来这个杂种是留不住了。

“会没事的。”

牧白垣的声音很轻,有些微微的颤抖,那说出来的话语让贝雪只是温柔的一笑。

贝母也十分激动,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,“为什么你们都没有告诉我,小舒怀孕了呢?”

“妈,你不需要自责,这是我的错。如果我不让她扶,不让她过来,其实都是我的错。妈,是我害了小舒,早知道我就该劝你们不要离婚。”

“好了,这不怪你。”

贝父也被吓到了,上前将自己最疼爱的两个女人抱入怀里,心底也只能够感慨一句,有缘无分吧!

毕竟这个孩子出生之后,身份也十分尴尬。

贝雪哽咽着,对于贝父贝母的安慰,她只是一个劲委屈的点头,时不时的看向牧白垣,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一直盯着急诊室大门。

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边发生了什么事。

这让贝雪的心底很是不舒服。

此刻,急诊室大门被轻轻的打开了,护士走出来,“你们是谁病人的家属,需要签字?”

“我是,我是她丈夫。”

牧白垣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。

前夫一下子从他的嘴巴里说成了丈夫,让贝雪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。

不过此刻,贝家人也没有责怪的意思,毕竟现在贝小舒的安全最重要。

护士快速将文件递给他,“快点签字吧!病人现在大出血,需要及时止血,清宫。”

“这个,有危险吗?”

牧白垣拿这笔,却迟迟都没有办法签字,手既然在那里发抖,很是紧张不安,就算是签上亿的合约,他也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。

他的心竟然在怕,怕贝小舒会有危险!

“你如果再不签字,再不动手术,就真的有危险了。手术多少有些小伤害,但是此刻,是不是保命最重要呢?”

护士的一句话让牧白垣知道自己不可以继续迟疑,很是紧张的签字,还没有来得及去询问。

护士就拿着文件快速离开。

急诊室的门又锁上了。

牧白垣的心被狠狠地揪着,忍不住握紧拳头,狠狠地一拳打在墙上。

那一拳,也似乎击打着所有人的心口。

贝父贝母没有想到过牧白垣既然会这么在乎贝小舒,他们以为贝小舒和牧白垣是没有感情的。

此刻看来,三年的婚姻已经让他们日久生情了。

贝雪不由暗暗的咬牙,轻轻的上前,一步步走到牧白垣的跟前,“白垣,你不要难过,或许这是天意。总之小舒没事就好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牧白垣淡淡的应着,可是心却没有办法松懈下来。

他感觉自己既然会这么无力,烦躁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,但是想了想这里是医院,就将烟放回去。

贝雪看出他很是心烦,温柔的提醒着,“可以出去抽一根的,没事,这里有我们呢?”

“不抽了。”

牧白垣一刻都不想要离开这里,他想到贝小舒在里面做手术,去哪里都没有办法正常的呼吸。

他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如此的紧张过一个女人,从来都没有!

贝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嫉恨在心中,不由暗暗的咬牙,转而故意的将自己摔倒。

“雪儿,雪儿,你没事吧?”

贝母快速的上前扶起了贝雪,很是紧张。

但是贝雪却温柔的摇摇头,“我没事,妈妈,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等的。”

“说什么呢?你也是病人,先回去吧!”贝母说着就看了一眼牧白垣。

知道贝雪的心底是担心牧白垣的。

贝母忍不住开口,“白垣,你送雪儿去病房吧!这里有我们呢?雪儿的腿又有问题了?”

“找医生去。”

牧白垣现在心烦意乱,完全没有心情去搭理这一切,里面流掉的孩子可是他的骨肉。

“什么?”

贝母和所有人一样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看着急诊室,不由咬咬牙,“白垣,雪儿可是你的未婚妻。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呢?”

牧白垣心堵得慌,贝母又在此刻提醒着自己,让他越发的烦躁,“里面的女人,流掉的是我的孩子,需要我提醒你们吗?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