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章 折磨

夜,黑如墨。

昏暗的房间内,贝小舒痛苦的趴在床上,任由男人粗暴残忍的发泄着,全身都几乎要散架了一般。

这场痛苦的折磨,贝小舒只是紧紧的咬住唇瓣,不让自己叫出来。

床上的缠绵,对于别的夫妻来说,真的是心动的,欢愉的。但是对于贝小舒来说,都是折磨,被撕裂一般的折磨。

那种疼痛是久久都无法散去的。

发泄之后的男人就这么走进浴室,将身上那些让他厌恶的味道全部都洗去,再度走出来的时候,一身谦谦君子,一脸嘲讽不屑。

贝小舒就如同破烂不堪的玩偶,就这么的躺在那里,看着天花板。

男人讽刺一笑,“以后想要了,直接打电话给我,不需要麻烦别人传话。”

贝小舒的眼眸不带一丝的感觉,有些麻木的对上他,也不理会自己的一丝不挂。

空气之中,依旧弥漫着他们缠绵的气息,还没有散去,这个男人就已经抽离,置身事外。

想起今天贝雪说的话,贝小舒的心被再度的刺痛,“我姐姐已经可以站起来了。”

这句话让牧白垣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住,森冷而又诡异的盯着贝小舒,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

“你这么害怕做什么?”

贝小舒低低的笑了笑,牧白垣的表情还真的是让人感觉到了讽刺起来。

牧白垣不由愤怒的上前,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,一个用力将她给拉起来,逼着她坐直。

“我告诉你,三年前让你得逞,三年后的今天,你休想伤害雪儿一根汗毛。我会要你的命!”

这就是前一刻还和自己欢好,下一刻就可以要了自己命的男人。

贝小舒的眼前越发的模糊不清,感觉自己真的是特别的难受,“呵呵呵……”

她忍不住笑了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身子越发的哆嗦,贝家的人当她是不要脸的臭表子,牧白垣也当她是人尽可夫。

不过这是最后了!

三年了,她代替贝雪嫁给这个男人三年了。

三年里她费尽心机的想要让他爱上自己,努力学着做好他的妻子。

可最终呢?

贝小舒一步步的走到他跟前,“想要我离婚吗?”

牧白垣微微一愣,她的声音很轻很柔,如果不是四周特别的安静,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幻听,尤其是她脸上的笑容特别让人迷惑。

贝小舒一步步的走到他跟前,一丝不挂的如同掉落凡尘的仙女,就这么的站立着,对着他柔柔一笑。

“每次你和我上床,你都不正眼看我一眼,都是醉醺醺的,这一次我要你清清楚楚要我,伺候我舒服了,我同意离婚。”

牧白垣的脸色阴沉可怕,狠狠地扼住她的下巴,看着这张苍白如纸的脸,没有丝毫的疼惜,“想要我没有喝醉,看着你,要你,我怕你承受不起。”

“我要你清楚的要我,知道这一刻你要的女人是谁,是我,贝小舒。”

贝小舒的眼神里都是执念,妖娆的勾住他的脖子。一个人的执念太深,就会成魔。就会无所畏惧的开始疯狂。

牧白垣的脸色越发阴森。

不可否认的是,牧白垣对这具身体还是十分满意的。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终于,他们可以拥抱着缠绵。

“牧白垣,说你爱我,快,说你爱我。”

脸上都是森冷的笑意,牧白垣轻轻的凑近她的耳边,宛若情人一般的吐息着,那微弱而又有些温热的气息让贝小舒仿佛感觉他是爱着自己的。

他们就是天生一对的。

不过很快的,牧白垣的话语就让她的身子一瞬间阴冷下去。

“你还真的是够贱……”

残忍的话语刚刚丢出去,牧白垣就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,狠狠地扔到床上。

贝小舒只是安静的笑着,感受着他如同野狼一般的疯狂,贝小舒不由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,“牧白垣,你有没有那么一刻,爱过我?”

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嗤之以鼻,这个女人既然还问出这样子可笑的问题。

他不过就是将她当作工具而已,而且还是免费的。

贝小舒勾勾唇,“我想你说爱我,说你爱我!”

轻轻的开口,带着一丝丝的恳求,甚至还带了一丝丝的命令,让牧白垣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,一把狠狠地将她的下巴捏住。

“你有病吧!我特么的上你就是爱你,男人和女人上床,有时候不一定是因为爱。”

牧白垣总是这般的直接,不过贝小舒这一刻仿佛就不怕死一般,不顾一切的搂着他,“不是那种爱,但是你不可否认你爱我的……身体,不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