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13章 醉醺醺的男人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3章 醉醺醺的男人

沅斯抱着贝小舒进入病房,贝小舒就快速的和他保持距离,温柔的感激,“谢谢你。”

“你还真的是利用完就扔啊!”

沅斯无所谓的耸耸肩,忍不住的打趣着。

贝小舒一下子脸有些红,对于沅斯的话语,她只是感觉到了几分尴尬。

“算了。谁让本少爷开心呢。”

沅斯上前,深处食指轻轻的划了一下她的俏鼻,让她一愣,快速的倒退。

沅斯也只是眨眨眼,帮忙收拾着贝小舒的东西,带着她离开。

走出医院的时候,贝家人都在帮贝雪收拾,沅斯和贝小舒轻轻的上前,对着他们淡淡一笑,“爸妈,我先走了。”

贝家人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,对贝小舒已经有些厌烦。

沅斯扶着贝小舒走出去,门口,牧白垣依靠着车子,在那里不断的抽烟,香烟扔了一地。

贝小舒选择视而不见,靠着沅斯走进他车内,开着车就这么离开了。

沅斯在走之前,还忍不住的提醒了牧白垣一句,“上一次的经历告诉我,车子要买防撞的。这一次,你可以试一试!”

这挑衅的话让牧白垣的脸色铁青。咬牙切齿的盯着车子远去。

车内,贝小舒有些不解的盯着他,“你何必去激怒他呢?”

“这个男人,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,亏得你还心疼他。”沅斯忍不住的讽刺。

那话让贝小舒有些尴尬,只是自嘲的笑了笑,“其实他不是保护不了孩子,而是根本就不知道孩子的存在罢了。”

“得了吧!你就不要找什么借口了,难道没有孩子,那些人打骂你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?”

沅斯很是激动,仿佛为贝小舒不值。

贝小舒的脸微微一凛,也不想要说什么,看着窗外的风景,整个人都慢慢的靠过去。

说实在的,这一刻似乎真的是断的彻底,以后和牧白垣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。

想到贝雪害死自己的孩子。

想到贝家人的态度。

他们的养育之恩,也该清了。

以后贝家,和她没有任何关系。

告诉沅斯自己的地址之后,贝小舒就靠着休息。

车子开到的时候,沅斯想要叫醒她,但看着她睡得香,也就没有去叫醒,只是安静的开着音乐,也靠着休息。

这段时间他似乎总看不透贝小舒,这个女人的身上有一团迷雾,完全让人弄不清楚她在想什么。

明明就是自己失去这么多,为什么不报复,为什么还这么的平静呢?

真的是不懂啊!

……

晚霞洒来,贝小舒微微睁开眼,看着自己既然在车内,而旁边,沅斯也在那里闭眼休息。

贝小舒不由深吸一口气,转身轻轻的打开门,本来打算不影响沅斯就离开。

“这么走了,也不请我上去坐坐吗?”

沅斯很是温柔的笑了笑,睁开眼看着贝小舒。

贝小舒笑的尴尬,说实在的,她不想要和沅斯有太多接触,“谢谢,我家里太小了,还是下次吧!”

“择日不如撞日。”

沅斯很是不客气,就快速的下车,让贝小舒无力,只能带着他来到自己的小套房。

沅斯难以置信看着这个刚刚离婚的女人,住的套房既然会这么小,真的是让他有些意外。

“你离婚了,牧白垣没有给你钱吗?”沅斯很是认真的看着她。

贝小舒只是轻轻的一笑,走紧厨房给他煮开水,好了就端出去,“没有茶叶,你就喝白开水吧!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沅斯笑了笑,坐下来,由于他一米八的身高,在这么狭小的客厅内,还真的是有些格格不入。

就连这沙发,也让他坐得不舒服。

贝小舒在那里整理着东西,没有理会沅斯。

“你这个沙发真的是有些差,下一次我帮你换了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“茶几太旧了,下次也该换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“我给你买台新家具吧!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无论沅斯说什么,贝小舒都是特别冷漠的拒绝了。

这让沅斯最终受不了,气恼的站起来,走到贝小舒跟前,“我是好意啊!”

“我知道你是好意,但我有权利不接受,对吧?”

贝小舒也很认真的提醒着,虽然说沅斯真的为了她着想,但对于这些东西,贝小舒一点点的兴趣都没有。

“得了,你就是不喜欢我这个人,对吗?”

“对的。”

沅斯只不过就是气恼的说句话而已,没有想到贝小舒还真的是理直气壮的接下来。

这让沅斯有些哭笑不得,最终也就气恼的离开。

贝小舒将房门带上,躺到床上休息。

可是半夜的时候,敲门声一阵一阵的,跟要债似的,让贝小舒也被吓到,快速的走过去将门打开,以为他们是找错人了。

“你们是不是……”

话语还没有说完,看清楚了来人,贝小舒微微一愣,牧白垣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醉醺醺的。

贝小舒有些错愕,“牧白垣,你怎么来了?”

牧白垣愤怒的走进来,看着这个破地方,脸色越发难看的将外套脱掉,“那个男人呢?你是不是留他过夜了?”

贝小舒有些无力,对于一个喝醉酒的男人讲道理,她知道是行不通的。

所以贝小舒直接忽略了他,转身走进厨房给他倒了一杯开水,“牧白垣,我打电话给贝雪,让她接你回去吧!”

说着,贝小舒就拿起手机准备要拨打贝雪的号码,可是却被牧白垣一把狠狠地将手机挥掉在地上。

“贝小舒,找到新男人了,怎么,以前不是爱我爱得没有我不行吗?现在,这么快就有新对象了。”

牧白垣讽刺的笑着,特别讨厌贝小舒将他往外推。

“有些人,只可远观,不可亵渎。你就是,远远看着的时候感觉你真的很好,但是和你生活之后,才发现,你没有这么好。”

“贝小舒!”

牧白垣很是激动,愤怒的吼过去。

但对于贝小舒来说,这完全不算什么。在婚姻生活中,他这样还真的算是客气的。

“牧白垣,可能对于贝雪来说,你是最好的。但是对于我来说,你已经什么都不是了。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