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2章 拱手相让

再度醒来,已经是傍晚了。

贝小舒看着空荡荡的病房,讽刺的笑了。也没有多大在意,反正从始至终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关心过自己。

她只是转过身,继续的睡觉。

门在此刻慢慢的打开,贝小舒下意识的以为是贝雪,“将自己弄成这样,不在病床上装可怜,博同情,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当然是来关心你啦!”

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,有些爽朗,很快的,沅斯就提着一大袋的东西走过来,将粥端出来拿到贝小舒跟前。

贝小舒明显的被吓到,难以置信的盯着沅斯,不明白这个男人来这里做什么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请你喝粥啊!我问过医生了,医生说你只能够吃一点流质食物,一个礼拜之后才可以吃正常的东西,所以我去买了粥给你喝。尝尝看。”

说着,沅斯就将病床给摇上去。

贝小舒愣愣的看着他,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,嘴巴至死机械一般的一张一合,吃着他喂过来的食物。

“怎么样,我伺候的不错吧!”

沅斯眨眨眼,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看着虚弱的贝小舒,心底还是有些愧疚的。

他没有对多少人有过愧疚,但是贝小舒却是少有的愧疚,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多嘴,她或许不会流产,也不会变得如此。

门口,牧白垣就这么站着那里,神情冰冷,好不容易安抚了贝雪,他就迫不及待的赶过来。

虽然说贝小舒有时候手段有些让他愤怒,但还是放不下,想来看看。

却没有想到,她已经勾搭上沅斯,动作还是快速啊!

牧白垣一下子发现,自己的关心真的是有些多余,可笑,贝小舒从来都没有改变过。

可是孩子的流产却让他对她多了一分怜悯,目前,完全不需要任何的怜悯。

她依旧是那个卑鄙不折手段的贱女人。

牧白垣越是想着,就越是愤怒的转身离开。

整个人很是烦躁,也不知道为何,心口就被什么堵得慌。

病房内,贝小舒吃完了,沅斯就收拾起来,那动作很是娴熟,完全不像是一个豪门少爷。

贝小舒忍不住笑了,笑的有些虚弱,“以前我认为你是吊儿郎当的一个花花公子,没有想到,你还是一个贴心的人。”

“怎么,心动了?”

眨眨眼,沅斯笑的没心没肺。

“算了。”贝小舒只是摇摇头,靠着继续的入睡。

沅斯替她将床摇下去,盖好被子之后离开。

……

一个礼拜之后,贝小舒的身子恢复了不少,沅斯这一段时间来的很勤,让她都有些受不了。

不过不是沅斯的话,贝小舒恐怕是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。

这一天,贝小舒吃完沅斯送过来的粥,“我想要出院了。”

“不多待一天,休息休息。”沅斯有些诧异,看着贝小舒的认真,也不有紧张起来。

“不了,在家里休息也是一样的。你可以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吗?”

贝小舒知道自己的钱不多,如果继续住下去,恐怕她真的要打工还债了。

他点点头,明白的离开办理出院手续。

门却再度被人推开,牧白垣愤怒的走进来,“这么着急办理出院手续,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需要多休息?”

“多谢关心,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了解。我回家休息也是一样的。”

贝小舒的声音疏离,带着丝丝的冷漠。

让牧白垣很不舒服,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,“回家,对吧?好,我送你。”

说着,他就打横将贝小舒给抱起来,愤怒的走出去。

贝小舒气恼的拍打着他的胸膛,“放开我,我自己可以走。”

不远处,贝雪和贝家人正好路过,看着,贝雪不由咬牙,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伪装的焦急,“怎么了,小舒怎么了?”

可却没有一个人理会。

沅斯弄好出院手续,打算送贝小舒回去的,可却看到牧白垣抱着她出来,沅斯不由玩味的笑了笑。

“牧白垣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让开。”

牧白垣看到这个男人就想要揍他。

“你放我下来,牧白垣!”贝小舒也很是激动,愤怒的挣扎着。

她的不安分让牧白垣的脸色变得铁青,沅斯也有些紧张,快速的上前一步,“小舒,不要挣扎,你的身子还没有康复。”

“真亲密,小舒?呵……”

牧白垣咬牙切齿,抱得贝小舒越发紧,仿佛自己只要松开,这个女人就会永远离开自己。

贝小舒还是愤怒而又痛苦的挣扎着,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伤。

因为她很清楚,这个男人会将她带到哪里去,下意识的,她朝着沅斯求救,“沅斯,带我走。”

那声呼唤,让牧白垣的呼吸也变得颤抖,难以置信自己怀里的女人竟然会在朝着别的男人求救。

她不会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吧?

这个想法让她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。

也是他最无法接受的。

贝雪和贝家人也已经来到牧白垣的跟前,贝雪看着牧白垣那僵硬的表情,忍不住上前。

“白垣,不如你就让沅斯送吧!怎么说他们也是男女朋友啊?”

贝雪的话让牧白垣的身子越发的僵硬,手上的力道一点点的加紧,却没有一句话。

沅斯趁着此刻,快速的将贝小舒给抢过来,抱着她回到了病房内开始重新整理东西。

手心失去的温度,让牧白垣特别不舒服,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。

这种感觉让他的心被无数枚极细的针狠狠地穿透,疼得无所遁形。

手臂上,一下子多了一股力道,鼻尖,闻到那花香水味,“白垣,不需要担心了。我看这一段时间他们彼此照顾的,自然是日久生情。”

牧白垣没有说话,只是松开了贝雪,“我还有事要处理,就不送你了。”

说完,牧白垣也没有等贝雪的反应,转身快速离开。

贝雪整个人都呆呆的。

贝母也有些生气,但是贝父却很明白了一件事。

牧白垣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爱着贝雪的牧白垣了。

三年的时间,让牧白垣变了,或许他自己还不知道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