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8章 阴谋流产

茶餐厅内,沅斯的话语让贝小舒的脸色瞬间苍白,有一丝丝的无力和痛苦。

贝小舒不由嘲讽的笑着,“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他的。我也不会用他来威胁任何人的。”

沅斯笑的很是神秘,对于贝小舒这单细胞思考问题的生物,还真的是怀疑她是如何得到牧白垣的。

真的是个奇迹。

“希望你梦想成真吧!”

沅斯的话让贝小舒没有多大放在心上,“既然你都知道,那么我们之间也没有必要交往。告辞!”

说完,贝小舒就离开了。

沅斯没有阻止,看着这个女人那一副坚定不移的模样,他越发的玩味起来,忍不住的拿起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。

“你的好妹妹怀孕了,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祝福吗?”

“谁的?”

贝雪那尖锐的声音让沅斯一下子将手开,忍不住的淘淘耳朵,都有些快要被震聋了。

“你不会认为是我的吧?”

沅斯的这句话让那一边的贝雪表情变得狰狞而又可怕,愤怒的想要毁掉这一切。

“她告诉你怀孕了,还有谁知道?”

贝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一点,就这么站着窗前,看着外面的阳光,眼眶变得猩红。

“那我可不清楚,不过她说要独自抚养长大,不影响你们任何一个人,应该还没有任何人知道。我很庆幸是第一个,你或许是第二个。”

沅斯的玩笑,贝雪没有心情去听下去,一把挂断电话,紧紧的咬牙,“贝小舒,我不会让你阻碍我的,绝对不会。”

……

几天之后,贝雪的双腿又一下子出现问题,有些站不稳,被送到了医院。

贝家所有人都赶过去,牧白垣也很是紧张和担心。贝雪却执意的拉着贝母的手,“妈,我想要见见小舒。”

“不要提她,如果不是她,你的腿,你的腿……”

贝母有些泣不成声,想到了贝小舒,就是一肚子的火。

“妈,没事了。我没事的,你打电话给小舒,好吗?毕竟她是我们的亲人,是我的妹妹。”

“雪儿,你就是太善良了。”贝母拗不过贝雪,只有打电话给贝小舒让她开医院。

贝小舒听说贝雪的腿又出问题,也十分焦急的赶过来,正好碰到了一起的沅斯。

沅斯对着跑得有些气喘吁吁的贝小舒,忍不住一笑,“这么着急,怎么了?”

“我姐姐的腿又出毛病了。我要去看看她。”

贝小舒很是激动的一口气说完,就飞快的跑上去。

沅斯忍不住摇摇头,心底越发的好奇,这个贝小舒是真傻还是装傻,难道真的看不出来贝雪是装的吗?

在贝家,她的地位完全不如贝雪,和自己一样是被孤立的,被耻笑的。

还这么关心这些人,真的是让沅斯有些好奇。

“我就不信,我逼不出你真实的一面。贝小舒!”

沅斯的眼神瞬间变得邪魅,甚至是有些残虐。看着跟前的一切,沅斯的笑容就越发的完美起来。

等一会,他倒是想要看看贝雪上演的好戏。

病房内,当贝小舒气喘吁吁的走进来,贝母就忍不住的上前狠狠地一巴掌甩过去。

“啪!”

这一巴掌让贝小舒的身体有些不支,整个人都跌倒在地。

“雪儿是你姐姐,你姐姐啊!你为了得到男人,简直是丧心病狂。”

贝母说着就愤怒的用脚踢着贝小舒,想到了贝雪的腿时好时坏,都是因为贝小舒,她的心底就是愤怒。

贝小舒只是安静的跪在那里,默默的承受着,抬起头看着贝雪坐在那里无辜的表情。

她的心底不由冷笑,“姐姐,我以为你让我过来,是想要还我清白的。”

“小舒,我跟大家解释过了,你是清白的。妈,不要打了,过去的就过去吧!小舒是无辜的。你不要继续这样了,妈!”

贝雪说着就故意的走下床,可是没有几步都跌倒,这让牧白垣很是担心的扶住她。

“雪儿,你在床上躺好。你的腿还没有康复。”

牧白垣的关心让贝雪深情一笑,可她却不听,一步步的朝着贝小舒走去,扶起了她,“白垣,我没事,让她扶着我吧!”

牧白垣听着,眼神警告的看了贝小舒一眼。

这让贝小舒感觉很是讽刺,也努力的站起来,刚刚贝母一直都殴打着自己,让她的腿和头都很痛,幸好肚子没事。

贝雪让贝母他们去削苹果,让牧白垣去给自己倒水。

然后她就温柔的拉着她的手,轻轻的一笑,“小舒,我其实早已经不怪你了,今天我也只是……啊……”

说着,贝雪整个人都一下子倒在了贝小舒的身体上,还故意的用脚狠狠地抬起来,就这么踹到了贝小舒的肚子。

这样的一幕根本就是措手不及的。

所有人都关心的将贝雪给拉起来,贝母愤怒的一脚踢过去,“贝小舒,你是不是故意的?扶一下你姐姐,难道就这么让你难受吗?”

贝小舒的肚子很痛,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切,摸着自己的肚子,痛苦的看着他们几个人都在那里关心着贝雪。

而贝雪嘴角那阴冷的弧度,让她感觉都要窒息了。

“我,我的肚子,好痛……”

她的话语让牧白垣微微转身,本来想要责备的,可却看到了贝小舒的大腿间,居然有鲜血滑出来。

这让他明显的一僵,愤怒的一把将她拽起来,“贝小舒,你该死的到底瞒了我什么?”

说着,他就将她打横抱起来,不顾一切的冲出去。

站在门口的沅斯,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看着贝小舒身上都是血,被牧白垣给抱走了。

这个结局,其实和自己猜测到的差不多。

病房内,沅斯轻轻的走进,很是好奇的盯着这一幕,仿佛不清楚缘由的问着,“这是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其实贝母贝父也被吓到,完全没有想到贝小舒会流血,那种迹象无疑就是怀孕流产的预兆。

这,怎么可能呢?

贝母和贝父的脸色都十分尴尬,要知道,虽然贝小舒做了错事,但也是他们养大的女儿,他们打骂一下也就得了。

完全没有想到要将贝小舒弄的流产,他们完全不知道贝小舒怀孕的事实。

“沅斯,你快去看看,小舒不知道怎么了,一下子流了很多血?我也去!”

贝雪的心底别提有多么激动,那是开心,是兴奋。

贝小舒肚子里的杂种终于被处理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