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2章 逼迫你爱我

贝小舒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肯松手,整个人都死死的搂着他,眼神一瞬间变得很是坚定。

牧白垣整个人都明显的僵硬住了,不过很快的,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,“你还真的是特么的有自知之明!”

“那么就说你爱我。”

眼眶通红,贝小舒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被人给死死地揪着,她知道是犯贱,如果不是犯贱,怎么会到了此刻还摇尾乞怜的肯定这个男人说爱她呢?

明明就是知道不可能的。

牧白垣的眼神一冷,完全没有将贝小舒的祈求放在眼底,低下头,狠狠地啃咬着,索取着自己心底的渴望。

而耳边,贝小舒一个劲的在那里不断的说着,“我爱你,我爱你……”

这声音越发的让牧白垣讨厌,愤怒的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,不让她出声。

贝小舒眼角旁边的泪水轻轻的滑落,带着一丝丝的苦涩和无力。

他从来都不会吻她。

因为嫌弃她脏,一直都没有碰过她的柔唇。

可是为什么身体却可以一个劲的要着呢?

贝小舒不懂,她从来都不懂这个自己爱了这么久的男人,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!

不过至少这一次,他们是相拥缠绵的。

……

这一次,欢好过后,是贝小舒先行去洗澡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看着站在窗前的牧白垣叼着烟,在那里吞云吐雾。

贝小舒只是苦涩的一笑,走到床头柜前,将柜子打开拿出离婚协议书,“已经签好字了,我们离婚吧!”

牧白垣有些错愕,转身看着贝小舒,嘴角凉凉的勾起,“终于想通了。”

“是啊,想通了,你就是一块石头,不管我怎么去捂,都不会有温度。”

贝小舒的脸上已经变得完全的不在乎,无所谓。

这表情还真让人看着不爽。特别是她这句话,牧白垣有些烦躁的掐灭烟头,“是什么原因让你想通的?”

“姐姐可以站起来了,这里还有我的位置吗?成全你们,不好吗?”

贝小舒讽刺的笑着。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他很是嚣张的离开,愤怒的甩门。

贝小舒前所未有的疲累,整个人都无力的坐下来,看着这张床,不久以后,这里将会有新的女主人。

让她既然有些不舍,不想放手。

第二天下午。

贝小舒被叫回了贝家,她的心底很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事而找自己。

虽然说贝小舒和贝雪都姓贝,但待遇却是天壤之别,因为她不是真正的贝家千金,而贝雪才是。

十年前他们知道认错,本来想要将贝小舒给送走,但想想这个女孩还算乖巧,也就留下,不过待遇却完全不一样了。

贝小舒也在那个时候明白了自己的身份,开始学会讨家人的欢心,不敢贸贸然的做错事,每一天都是小心翼翼。

就算是爱上牧白垣这件事,她也是小心翼翼。

“小舒啊!雪儿已经好了,你也知道雪儿和白垣之间的感情,爸妈养了你这么多年,这个恩,总该报的。”

贝母的语重心长的教导,每一个字都在敲击着贝小舒的心。

贝小舒只是安静的听着,“妈,很快就可以离婚了。已经签字了。”

这话让贝母十分满意,留下贝小舒吃饭。

吃完之后还好心的让贝小舒离婚之后可以回家住,贝小舒只是摇摇头拒绝,转身打算离开。

刚刚走出门,一辆车就稳稳地停靠下来,那车子,她怎么可能忘记,双手忍不住握紧,看着牧白垣走出来。

牧白垣也在看到她的时候,明显的一愣。不过很快的就打开副驾驶车门,将贝雪接出来,小心翼翼的扶着。

“你慢点,慢点,腿刚刚好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吧!我过段时间还可以跳舞呢?你知道我跳芭蕾舞有多厉害吧!”眨眨眼,贝雪就这么靠着牧白垣一步步走到她跟前。

相对于贝小舒的局促,贝雪反而显得大方,温柔的对着她一笑,“小舒,你回来了。我的腿好了,你看。”

贝雪如同小孩子一般开心的准备要绕圈。

却被牧白垣一把搂着,“好了,安分点。医生说你要多休息。”

贝雪点点头,乖巧的笑着。

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,无疑就是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上扎刀子。

贝小舒似乎有些明白了,这个男人不是石头,什么捂不热,其实不过就是她捂不热,如果人换成了贝雪,那就不一样了。

“恭喜你,姐姐。我也没有什么好礼物送你的,离婚协议书就当作我这个做妹妹的送给你,相信你一定喜欢的不得了吧?”

贝小舒轻轻的一笑,丢出这句话也懒得理会他们两个人那错愕的表情,就这么的走出去。

……

一路上,她就这么走着,一辆车子飞驰而来,停靠在她身边,那银色的法拉利,独特的车牌号四个8,她怎么会不知道是谁呢?

慢慢的转头,贝小舒只是轻轻的笑了笑,“有什么事吗?牧白垣。”

“上车。”

贝小舒看看四周,这里是打不到车的,她也不矫情,打开车门坐进去。车内,都是贝雪身上的香水味。

让她闻得有些难受。忍不住的将自己的头微微的探出车窗外。

“如果找死就将头继续探出去。没有学识也该有常识。”

贝小舒被说的很是委屈,想到他对贝雪的温柔,对自己的残忍,贝小舒只是自嘲的一笑,“死了不是更好,趁了你们的心意。反正你们每一个人都认为我该死,都认为贝雪是我害的。”

“贝小舒,别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。”

牧白垣最讨厌的就是她死不悔改的态度,就算是如何的折磨,她的态度依旧是如此的冰冷。

“我知道自己不是无辜的,找个时间,我们去办离婚手续吧!”贝小舒有些累了,不想要继续的和他多说什么,闭上眼,眼不见心不烦。

看着这样的贝小舒,牧白垣的心底越发烦躁。“三天后有空,这两天忙。”

贝小舒苦涩的笑了笑,没有反驳,可是心却开始在那里一点点的滴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