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8章 恨嫁

夜幕慢慢的拉开。

贝小舒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家,却没曾想会在门口看到牧白垣。

牧白垣整个人看上去都十分不满,地上还有一大堆的烟头,看来这个家伙等了很久。

贝小舒微微蹙眉,不解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,“姐夫,你有事吗?”

“听说你要结婚了,贝小舒,一个认识了一会儿的男人,你就想嫁。这么恨嫁吗?”

牧白垣的话让贝小舒只是浅浅一笑,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,她也不在意,拿出钥匙打开门。

牧白垣随后跟进来,将房门给重重关上。

那力道仿佛要将门给摔坏。

贝小舒的眉头越发深锁,很是不满的将包放到一边,“我的确是要结婚了,而且和你是同一天。”

她的平静让牧白垣有些气恼,愤怒的一把拽住她的手腕,一拉,将她拽入自己的怀里。

“你知道沅斯什么人吗?知道他什么德行吗?”

“我知道,姐夫,不需要你的提醒。沅斯能够娶我,我很开心。毕竟,我只是一个冒泡的千金,他虽然是私生子,但毕竟也是沅家人。”

贝小舒静静的陈诉,对于牧白垣的愤怒,她视而不见。

“挺识趣的。这一刻将自己的身份认清了。”

牧白垣咬牙切齿,心底在抓狂,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不舒服。这个女人的淡定让他恼火,让他想要杀人。

“以后我们也是一家人了,姐夫。真抱歉,不能做姐姐的伴娘。”

说着,贝小舒就用力的挣脱他,转身走进厨房,开始煮晚餐,她一直忙碌到现在,肚子早就饿得没有知觉。

牧白垣就这么站着那里,盯着那娇小的身影,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自己是如此的冷漠?

似乎从贝雪可以站起来之后,她就开始冷漠,疏远。

这么有自知之明,牧白垣该开心的,却异常的难受,想到了她要嫁人,她会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,**连连。

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牧白垣愤怒的快速上前。

一道强大的黑影挡住了贝小舒的视线,做好面好刚刚准备出去的她被吓到,忍不住抬起头。

牧白垣就森冷盯着她,那种眼神让她的脚趾头都开始发麻。

“你还有事吗?姐夫!”

“不准你和他结婚,听到没?”

牧白垣的话,她置若未闻,就这么走过去,坐在餐桌前吃面,那泡面的味道很浓,虽然加了鸡蛋,却还是没有营养的。

这个女人,完全不会照顾自己。

牧白垣被自己脑袋里想的东西要炸掉了,来这里干什么的,关心她嘛?

狗屁!

“贝小舒,听到我说的话没有?”

“听到了。”

贝小舒静静的吃面条,他的愤怒来的可笑,贝小舒真心希望这个男人是来说,不要嫁人,你要嫁也只能够嫁给我,我娶你。

可这类话,她也只是敢在梦里想想而已,现实中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牧白垣爱的女人是贝雪。

“很好。打电话!”

牧白垣下意识的认为贝小舒是听话,拿出手机递给她。

那举动让贝小舒错愕,愣愣的抬起头看着他居高临下的王者风范,笑的有些酸。

这还是他第一次拿自己的手机给她用。

“打给谁?”

“沅斯,告诉他,你不结婚了。”

牧白垣急切的表情,让人真的有一丝丝的错觉。

贝小舒真心的期望时间就这么停止,他的表情让她可以多看几下,这样她就会感觉,这个男人是深爱自己的。

“贝小舒,你愣着做什么,快点打电话!”

牧白垣看着她发呆的表情,心情越发的烦躁。忍不住拿起贝小舒的手,让她握住手机。

贝小舒的嘴角微微勾起,带着一丝丝的讽刺。转而将手机轻轻的放到一边,那淡漠的态度让牧白垣更焦急。

“贝小舒,你干什么?”

“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你什么,姐夫,你该去关心的人是我姐姐贝雪,而不是来这里管我。我知道我在做什么?”

她的冷静,让牧白垣没来由的心慌,一把将她拽起来,有些恼火的看着她,“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听我话,还想要嫁给他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贝小舒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你以为你欠我的……”

“我欠你的早已经还清了,如果你说我欠贝雪的,也还了。以前我一直都不肯承认是我害了她,现在我认了。的确是我,不然我怎么会这样子呢?”

贝小舒冷冰冰的打断他的话,努力让自己的心不再去疼痛,可想到了孩子被贝雪设计的离开。

想到了这些年来自己受到的委屈,他强制加给自己的羞辱。

贝小舒终于认清楚了,自己真的是有罪。

她从一开始就不该靠近他们,从一开始就不该当贝家的小姐,不该初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。

如果那一刻,她走了,虽然生活会艰苦,至少,她不需要这么的痛。这么的恨着这些人,而又无能为力。

牧白垣沉默的看着她,手上的力道也放松了不少,就这么盯着她,心竟然不知不觉的跟着揪住。

“贝小舒……”

下意识的,牧白垣喊着这个名字,看着含着泪的贝小舒,心跳的速度越发不正常起来。

贝小舒笑了,泪水慢慢的滑落。

让牧白垣的心没来由的一紧,从来都没有发现她的笑这么美,这么让人窒息。

“牧白垣,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?”

牧白垣的身子越发的发抖,下意识的有些后怕,不想要听到这个女人的话语。

“我最后悔的就是……唔……”

牧白垣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疯,一下子含住她的柔唇,整个人都变得特别的慌乱,就连吻也是有些慌乱的。

贝小舒完全傻住,难以置信的任由这个男人疯狂的掠夺。

那灵巧的小蛇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闯入,仿佛发现最美好的洞穴,开始在那里不断的嬉戏,不断的缠绵。

他的吻,很深很深,深得想要将她整个人都融进去。

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缠绵深情的吻自己,也是第一次,他们之间仿佛抛却了所有的不美好,只想要缠绵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