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4章 这一声‘姐夫’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4章 这一声‘姐夫’

牧白垣走了,可是他留下来的话语却让贝家人脸色都十分难看。

贝雪气恼的握紧拳头,“爸妈,你看你们,当初就是该将那个贱人给扔了,现在看看,我的婚礼还要等她出现,凭什么?”

贝母也是愣住了,没有想到牧白垣既然会说出这种话,真的让他们十分火大。

贝父的脸色越发的黑沉,他和牧白垣都是男人,一个男人为什么一定要见到一个女人,心底肯定是放不下。

他现在很清楚,牧白垣是放不下那个贱丫头。

“如果白垣真的肯和你结婚,让她出席也是正常的。”贝父十分认真的说着,打断了贝雪的无理取闹。

贝雪难以置信,看着贝父,气恼不已,“爸,你说什么啊!我一刻都不想要见到那个贱人,我不要。”

“难道你不想要嫁给白垣吗?”

这真的是贝雪的死穴。

贝雪不由暗暗的咬牙,心底不甘,可有什么办法呢?嫁给牧白垣之后,整死贝小舒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还有一件藏在自己心底的秘密,就是她和贝小舒的身份,没有任何人知道,其实贝小舒才是真正贝家的女儿,而她才是冒充的。

当年她妈为了让她过上好日子,利用医院的便利,将他们的DNA换掉。让她变成了贝家真正的小姐,而贝小舒的身份就这么的被否定。

贝雪一直都将贝小舒当作眼中钉肉中刺。

为什么,为什么总是贝小舒挡着她的路,为什么?

……

接下来,贝家人就打电话给贝小舒,但都是关机状态,让他们越发的恼火,都已经半个多月了。

可贝小舒仿佛人间蒸发似的。

贝雪越发急躁起来,要知道牧白垣想要贝小舒,不然他们的婚期就无限期拖后。外面多少女人虎视眈眈牧白垣啊!

……

最终,贝家人还是用了私家侦探找到贝小舒的下落,当天就将她接回贝家。

贝小舒有些疑惑,看着贝家人对自己的热情,只是淡淡的笑着。

“小舒啊!离婚了回家不就行了吗?跑这么远做什么?”贝母温柔的上前拉着贝小舒的手,一脸的关怀。

还真的是让贝小舒有些受宠若惊。

一旁的贝雪也是一副亲姐姐的姿态。

直到,佣人将牧白垣带进来,她才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?

贝小舒一点都不想要见到牧白垣,他们都已经达成目的了,还找自己来做什么。

牧白垣已经好些日子都没有看到她了,看着她身上那一身廉价的衣裤,眉头不由深锁,“贝小舒,你不知道家里人都担心你吗?去哪里了?”

贝小舒只是淡漠的扫视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。

这表情让牧白垣憋得慌。

“白垣啊,小舒就这脾气。算了,你和雪儿的婚事也该筹备筹备。这一次一定要隆重举行。让外界都知道贝家和牧公馆联姻。”

贝母放开贝小舒的手,很是认真的宣布着。

贝小舒只是低垂着眼,没有开口说一句话。

贝雪娇柔的站在牧白垣身边,两个人坐下来,牧白垣的眼神时不时的瞄向贝小舒,她的冷漠姿态让他恼火。

“好啊,就依伯母的意思。的确要大办,这是我欠雪儿的婚礼。”

牧白垣知道,贝小舒爱自己,刺激刺激她,她就不会这种表情。

他的话语狠狠敲击着贝小舒的心口,麻木的心以为不再疼痛,却还是有些揪着,以前和她结婚的时候,他们的婚礼是简单的,完全没有任何东西,就只是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罢了。

的确,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吧!

“好,的确该如此,好日子就是下个月初八,就那天如何?”

贝母激动不已,很是开心的笑着。

“没问题,伴娘那方面,其实我感觉雪儿的妹妹就挺合适的。就她吧,如何?”

牧白垣完全是故意的。

贝小舒强忍住自己心底的痛恨,在全场人都呆愣住的时候,抬起头,微微一笑,“没问题,姐姐结婚是大事。如果姐姐愿意,我可以做伴娘的。”

她的笑容,无懈可击。很是完美,仿佛带着真心的祝福。

可能吗?

牧白垣感觉自己的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卡住,堵在那里,很不舒服。尤其是贝小舒那天真的笑容。

贝母很是满意的点点头,“的确,小舒就当伴娘吧!”

“好,那么姐姐,未来的姐夫,祝你们百年好合,永结同心。”

贝小舒依旧笑着,这三年来,她什么都没有学会,虚伪的笑倒是真的会,可是说话却还是有些语无伦次起来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,就祝福吧!

祝福总没有错。

接下来,大家都陷入一片欢乐之中,都在那里筹划着婚礼的事宜。

贝小舒和贝父打了一声招呼,没有打搅他们,悄悄的离开。

她感觉自己在那里,心堵得慌,特别的难受,都快要窒息了。

外面的空气真好,不过这里打不到车,真心有些麻烦。

贝小舒一边走着,一边在踢着路边的小石子。路灯下面,她看上去是这么瘦小,被风轻轻的吹一下就会倒了。

一辆跑车快速行驶而来,停靠在她身边。

让她愣着回头,看着车上那人,只是虚伪的笑了笑,转而继续走自己的路。

“上车。”

牧白垣冰冷的声音响起,车子也随之移动着。

贝小舒有些诧异的看向他,不由轻轻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自己走走。吃得太撑了,走走消化消化。你先走吧!”

“贝小舒,你给我上车。立刻!”

牧白垣真的想要打她一顿,这个该死的女人,比起婚里的时候更加令他讨厌。

贝小舒蹙眉,有些不满,但也不想在这里和他有任何争执,打开门坐进去。

车子飞驰而去。

车内一片沉默,贝小舒只是看着车窗外,没有看一眼牧白垣。就这么看着车子开到市区。

“我到了,谢谢你。”

贝小舒轻轻的出声,但是头依然没有回过去看他一眼。

“贝小舒,我没有对着别人后脑勺说话的癖好。”

牧白垣很是火大的吼过去,这个女人从一上车就是这么一个后脑勺对着自己,真的是该死的。

贝小舒的身子明显僵硬,慢慢的转头,看着他的薄怒,只是浅浅一笑,“牧白垣,我真的不想要看到你。”

“恐怕要失望了。”

牧白垣勾唇,只有这么看着贝小舒,他的心底才踏实,不管她是什么态度。

“你和贝雪结婚就结婚,干嘛非要我当什么伴娘?我告诉你,我不想要当什么伴娘,看着你们结婚,我只会觉得恶心。”

贝小舒握紧拳头,将刚刚在贝家受到的窝囊气全部都发泄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