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11章 假笑之后的代价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1章 假笑之后的代价

沅斯看着贝雪的激动,笑的越发冷,对于贝雪将自己利用殆尽的举动,他从心底的怨恨着,但却也是从心底的爱恋着。

“雪儿,我怎么会对别的女人动心呢?如果不是你让我接近贝小舒,我才懒得理会。我的心底只有你。”

说着,沅斯就上前,温柔的触碰着贝雪,那抚摸让贝雪的身体有一丝丝的颤栗。

就在沅斯想要进一步举动的时候,贝雪一下子推开了他。

“现在不合适。”

贝雪不会告诉这个男人,她做了修复手术,那张膜,她是要留给牧白垣的,这样子才可以让牧白垣对自己爱得深沉。

说实在的,男人都是下贱的东西,说什么不在乎,其实最在意的还是那张膜。

沅斯的脸色一沉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,一把捏住她下巴,讽刺的笑了,“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,牧白垣在意的女人是谁吗?”

“闭嘴。”

贝雪愤怒的甩开他,痛恨至极,“白垣喜欢的人是我。也会是我!你,做好你份内的事情,不然,你什么都会得不到。想要牧公馆以后帮你,就给我注意点。”

说完,贝雪就讽刺的离开。

沅斯的双手狠狠握紧,对于贝雪的那种感觉,开始越发的强烈,这个女人,总有一天自己得到了一切之后,就将她给彻彻底底的臣服。

让她学会顺从。

……

第二天,贝小舒醒了。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一切都不是做梦,真的没了。

身边没有什么人陪伴着,让她倒是清静了不少。

贝小舒只是安静的盯着天花板,苍白的脸色已经没有丝毫的笑意。

门,被人轻轻的打开了。

贝雪走进来,也自然是注意到了贝小舒依旧醒了,贝雪轻轻的将房门上锁,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阴冷起来。

“这个野种终于没了。真好。”

这句话让贝小舒的身子明显的一颤,有些痛苦的盯着贝雪,本来以为她是不知道而不小心的。

可是此刻,贝小舒感觉到这个女人完全知情。

这让贝小舒的情绪有些激动,愤怒的坐起来,忍受着腹部传来的疼痛,“贝雪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我和白垣马上就要结婚了,你这个野种留下来是什么意思?贝小舒,是你给我难堪的。如果你痛快点,自己去拿掉,或许什么事都没了,也不需要被切了半个子宫啊!”

贝雪说着,就咯咯咯的笑起来。

那笑声真的是刺耳,尖锐的如同魔鬼。

贝小舒的脸色苍白,愤怒的想要下床和她拼命,但是贝雪却假笑着提醒,“我的好妹妹,你还是安分点躺着吧!不然你那半个子宫都不知道要不要切了?”

“贝雪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贝小舒知道自己是欠了贝家的,她也一直都在那里忍让着,可贝雪却得寸进尺。

贝小舒的心仿佛被刀割一般,整个人都不由快速的下床,准备要和她拼命。

贝雪却是一步步的后退。

那脚步很是灵活,贝小舒忍着腹痛,脚下,鲜血慢慢的滑出来,是这么触目惊心。

但贝雪却觉得很是好玩。

看着贝小舒想要和自己拼命的模样,笑容就越发的可怕,“贝小舒,是你不该占有不属于你的东西,牧白垣是我的,就算三年前我坐轮椅,也该是我的。”

“这件事不是我的错,是牧白垣自己要娶我的。”

贝小舒真的好恨,为什么最终将所有的过错全部都加注到自己身上?

明明就是知道,这一切,她是多么的无辜。

敲门声一阵阵的响起来,“咚咚咚!”

贝雪诡异的笑着,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,那模样,让贝小舒看待了。

贝雪的笑却越发的放大,那么的可怕,“这一巴掌,你说是你弄的,还是我自己呢?”

说着,贝雪就哭着,将自己的头发和一切都捣乱,走过去委屈的将门打开。

牧白垣和贝家人都走进来,担心着里面的贝小舒出事,却看到的是贝雪狼狈不堪的样子。

“雪儿,这是怎么了?”

牧白垣有些生气,尤其是贝雪的脸上还有那深深浅浅的巴掌印,转而看着站在那里颤抖的贝小舒,脸色越发难看。

贝母本来还是有些愧疚,但见到自己的女儿被人打成这样子,她也十分气恼,“小舒,你什么意思?雪儿是你姐姐,她做错什么了。”

说着,贝母就打算上前去理论,但是贝雪却拦住了她,“妈妈,不是小舒的错,是我不对,小舒心情不好,失去了孩子。这是我的错,你们不要说小舒。”

这个虚伪恶心的女人。

贝小舒紧紧的咬唇,懒得去和这些人解释。反正她说什么,都是错的。

牧白垣看着贝小舒,心底越发的火大,准备要上前去质问,但是贝雪却一下子虚弱的倒在他怀里。

“雪儿,雪儿……”

牧白垣没有办法,只能够抱着贝雪离开,贝家人也是痛恨至极的离去。

贝小舒的身子再也没有办法支撑,整个人都顺着床沿倒在地上。

沅斯一直都站在外面,本来还打算讽刺几句,但是贝小舒既然倒下去了,这让沅斯越发的感觉到不对劲。

飞快的冲进来,就看到了贝小舒的身下一直在流血不止,沅斯不由快速的抱起她,冲出去叫医生。

医生过来将贝小舒给进行紧急治疗。

沅斯也一直都站在那里,对于贝小舒越发的不解,越发的好奇起来。

刚刚那一幕,为什么她不解释,她的身体明明就支撑不住,还要继续的装出强悍?

这个女人,和自己认识的女人完全不一样。

医生给她接受了紧急治疗之后,对沅斯自然是责备,“要好好的照顾病人,她的身子很虚弱,完全没有办法站立的,怎么还让她站起来呢?”

“没有办法站立,那么打人呢?”

沅斯微微惊讶,似乎有些明白了。

“怎么可能,连杯子都可能拿不动,还打人。”

医生有些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沅斯,说完之后也就离开了。

沅斯就这么站着,看着一脸苍白的贝小舒,她昏迷的时候似乎还紧紧的握拳,是不甘吗?

还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