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20章 你娶你的,我嫁我的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20章 你娶你的,我嫁我的

她的忐忑,让沅斯不由温柔的一笑,忍不住上前,“当然好看了,在这里等我,我换好之后和你就是天生一对。”

沅斯的话让贝小舒一下子紧张的心情放松,笑容也变得轻松起来。点点头,看着沅斯进去。

本以为牧白垣也会去换衣服。

可牧白垣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她,有一种让她窒息的感觉,下意识的,贝小舒躲避和他的视线对撞,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。

小女人一样的等着沅斯。

那模样让牧白垣从心底看着就不舒服,尤其是她忽略自己这么彻底。

牧白垣愤怒的上前,就直直站在贝小舒跟前,逼迫着她和自己对视。

贝小舒也被他的举动弄的有些火大,“姐夫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站起来,她努力伪装什么都无所谓的表情,其实没有人知道,她此刻的每一个笑都是在心底磨练了多少遍。痛了多少遍。

“我跟你说过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牧白垣嘴角勾起,俊美而又残虐,轻轻的伸出手,那修长的手指甲就这么滑过她的脸颊。

贝小舒眉头一簇,不舒服的闪躲,“姐夫,请问你以什么身份来让我不要嫁给沅斯呢?”

“贝小舒!”

咬牙切齿的警告,牧白垣讨厌贝小舒眸子中的倔强。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有些用力,几乎是想要将她给捏碎。

贝小舒只是冰冷的笑着,对于他的残忍,其实这不过就是小儿科罢了。

在婚内,他对她,从未曾仁慈过半分。

连婚外也都想要将她给毁掉。

这个男人,从来都是残忍的。

“姐夫,你娶你的,我嫁我的。我们不相干!”

贝小舒毫无惧意的态度让牧白垣越发上前一步,邪魅的勾唇,那嘴角的弧度让人有些迷惑。

这个男人的气息总是如此强大,下意识的,贝小舒后退一步。可是腰却被搂着,笑意越深。

“对于身于富豪之家的男人来说,不能够怀孕,就是最大的禁忌。他也是生长在那样的家庭,你确定他没有芥蒂。”

牧白垣真的够狠。

什么最让她痛,他就提什么,深怕她不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。

贝小舒轻轻的一笑,笑容里都是平静,“不需要姐夫担心,我们会努力的,我还有半个子宫,只是难怀孕,不是不能够怀孕。我们会努力造人。”

她的每个字都说的很慢,很慢,就怕这个男人听不清,嘴角的笑,在此刻绽放,是如此的妖冶,如此的绝美。

牧白垣整个人都处于崩溃边缘,既然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
他似乎也感觉到了,她一点点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控。

楼下的声音慢慢响起,由远及近。

“白垣,你们弄好了吗?”

说着,贝雪也已经走上来,贝小舒愤怒甩开牧白垣,牧白垣只是暗暗咬牙,握紧拳头的盯着她。

贝雪一上来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,慢慢的走过去。“白垣,你怎么还没有换衣服呢?需要我帮你吗?”

“不用。”

牧白垣一把甩开她,冷冰冰的走进去换衣服。

贝雪是第一次被他甩开,第一次他用如此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,让贝雪的脸色有些挂不住。

一旁的贝小舒只是默默的不说话,准备要离开,却被贝雪一把拉住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,贝小舒,你斗不过我的!”

“姐姐,你想多了。或许对于你来说,牧白垣就是最完美的男人,但对于我来说,他只是个魔鬼,我避之唯恐不及。”

贝小舒冷冷一笑,一把甩开贝雪的钳制,很是不屑的将自己心底的想法告诉她,希望她不要继续的咄咄相逼。

贝雪咬牙切齿,虽然她的话让自己很不舒服,不过此时此刻,她却必须要忍,一切都等着她成为牧公馆的少奶奶之后再说。

“最好记住你的话,不要让你看到你有犯贱。”

贝雪说完就走到了牧白垣试衣间的门口,等待着。

贝小舒走下楼等。

很快的,他们三个人都从楼下下来。

沅斯穿上这套白色的新郎装真的好看,整个人都如同阳光般的大男孩,十分夺目。

而相反的,贝雪和牧白垣也走下来,牧白垣是黑色的西装,渗透着他禁欲系的尊贵。

那薄凉俊美的脸庞上,不带丝毫的笑意,眼底漠然刺骨。只要多看几眼,就可以将人的心给轻易的夺走。

曾经的贝小舒就是因为这张容颜,这双眼,被夺魂摄魄,最终无法自拔,越陷越深。

此刻,她很清楚,也不再继续的犯傻。看着那手臂上挽着的女人,他们可真的是登对。

以前自己没有看清楚,此刻却是如此的真实。

沅斯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她身边,轻轻的搂着她,将她的身子转过来,面对着自己。

“怎么样,好看吗?”

贝小舒点点头,“好看。”

两个人的对视,在另外两个人看来,无非就是调情。

牧白垣的脸色越发阴冷,愤怒的一把握紧拳头,嘴角的弧度越发的阴冷起来。

上前一步,狠狠地捏住她的手腕,一个用力,将她拽了过去。

显然,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。

沅斯有些错愕,刚刚自己真的是失神了,因为贝小舒那眸子中的自己,干净明亮。

沅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干净的那一刻。

可也只是仅仅那么几秒而已,手心一下子失去了温度,看着牧白垣将贝小舒拽走。

沅斯的脸色越发难看,“牧白垣,你是不是抓错人了?你的未婚妻在那里!”

沅斯好意的提醒着,一旁的贝雪也快速的走下来,很是着急的挽着牧白垣。

今天的牧白垣已经够反常了。

“白垣,你怎么了?”贝雪努力维持着自己高贵大方的微笑,努力让自己笑的温柔。

天知道,她都要抓狂了。

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牧白垣一把拉着贝小舒,完全不给他们任何的反应,快速的冲出去。

贝雪很是焦急的想要追出去,但是脚却被绊倒,因为高跟鞋。

一旁的沅斯玩味的靠着墙壁,看着贝雪的狼狈,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明显,“为了一个已经不爱你的男人,值得吗?”

“谁说他不爱我,他爱的人是我。沅斯,你还不去追他们,那是你的未婚妻。”

贝雪的表情狰狞而又可怕,只有在沅斯的跟前,她才会卸下伪装,整个人变得特别的暴躁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