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17章 我嫁,这是你想要的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17章 我嫁,这是你想要的

沅斯的一个电话,贝雪就愤怒激动的开始在那里筹划,最终让贝家父母出面劝阻。

贝家父母对于贝小舒的事情不打算理会的,但是贝雪的讲诉却让他们不得不去重视起来。

“小舒真的还和白垣有往来吗?”

贝母知道这件事情可大可小,要知道小姨子和姐夫往来,以后贝雪嫁过去还不是笑话。

“妈,难道我还要骗你们吗?如果不是如此,我怎么会这么着急呢?现在沅斯真的很有诚意想要娶小舒,妈,我感觉可以让他们结婚。你说对吗?”

贝雪很是激动,还一脸的无辜。

贝母和贝父都不由暗暗的咬牙,最终点点头,拨打了贝小舒的电话让她回家吃饭。

可贝小舒却是拒绝了。

贝母是第一次听到贝小舒冷漠的拒绝了他们的邀请。

让贝母心底有些恼火,“翅膀硬了,现在说不来。”

“那么你们就去找她啊!爸妈,女儿的幸福可都靠你们了。你们一定要想办法让贝小舒嫁给沅斯,好吗?”

贝雪说着都要跪下来。

贝母和贝父越发的心疼,点点头,几天之后就来到了贝小舒的住处。

看着这个简陋的住处,贝母和贝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,“都说让你回去住,为什么要在这里?小舒,回家吧!”

贝小舒只是讽刺的笑了笑,看着贝母的关心,有时候或许她是真心的,但更多的时候,贝小舒感受不到她的真心。

“爸妈,你们坐吧!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听说前些日子,沅斯跟你求婚了。你的想法是什么呢?”

贝母也就开门见山,很是平静的看着贝小舒。

贝小舒笑的有些冷,没有想到事情传得真快,看着他们,贝小舒似乎也有些清楚,这些人是打算干涉自己的。

她的孩子都因为他们而失去了。可他们似乎还不知足。

“爸妈,我不打算嫁给沅斯,我和他没有什么感情。”

贝小舒很是认真的回答,希望他们可以明白。而且这一次,她的回答是十分坚定的。

贝父有些恼火,“那么你和谁有感情呢?牧白垣吗?要知道他是你的姐夫,难道你还嫌我们贝家不够丢脸吗?”

贝父真心的后悔,后悔当初因为心软而继续的收留她,应该做知道了她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那一刻就直接丢出去的。

贝小舒的脸色苍白,这是第一次贝父用这么重的语气和她说话,看来他们是真的很愤怒。

贝小舒不由苦涩的一笑,“爸妈,你们是在怀疑我和牧白垣还有感情吗?”

“牧白垣是你姐夫,有些事情,不需要我多说。沅斯这个男人不错,人家是真心想要娶你。你就嫁了吧!”

贝父不擅长说这些,话语也十分的别扭。他就是习惯命令的方式去解决问题。

贝小舒的心被狠狠刺痛,眼眶也通红,紧紧的握拳,“我不嫁。”

这句回答是她第一次反抗了他们两个人。

贝父和贝母互看一眼,都有些难以置信,最终贝母很是气恼的站起来,“小舒,你是不是还没有认清楚自己此刻的处境,你是离婚货,懂吗?”

“我懂。不需要妈提醒的。”

贝小舒有时候真心的希望他们可以对自己仁慈一点,哪怕是一点也好。

自从知道了自己不是他们亲生之后,他们虽然没有在物质上克扣,但是疼爱上却完完全全的失去了。

贝小舒看着贝母,有时候她多么的希望这个女人可以抱着自己,可以关心一下自己。

“沅斯对你来说已经是最好了。你听话,嫁了吧!”

贝母温柔的再度出声,很是认真提醒,但是那话却让贝小舒扎心痛。

贝小舒下意识的摇摇头,“爸妈,原谅我,我不想要嫁给……”

“就当作是报答我们这些年对你的养育之恩。嫁了之后,我们互不相欠。”

贝父愤怒的吼出来,那声音让贝小舒的心被深深震撼。

贝小舒看着贝父,看着贝母,最终忍不住笑了,他们两个人还真的是一唱一和的厉害。

“是不是嫁了之后,养育之恩就算是报答完了。以后,你们不会干涉我了,对吗?”

久久的,贝小舒才淡淡的开口。

贝父和贝母都有些僵硬,似乎也很不适应。点点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好,我答应你们。我嫁!”

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,贝父贝母也就离开了。

其实他们想要让贝小舒回来贝家住的,但是贝小舒的冷漠让他们将话语到了嘴边也没有办法说出口。

算了,一切都随他吧!

几天之后,贝家两姐妹嫁人的消息自然是传遍了。

牧白垣从国外开会回来,对于这则消息,气的颤抖,几乎是家也没有回,来到了贝小舒的家门口。

使劲的敲门,但是没有一丝丝反应。

隔壁的邻居看不过去,忍不住的出声,“先生,那家人不在啊!你不要敲了,我们都被你影响到了,要下午六七点才会回家的。”

这让牧白垣也停止了敲打,拨打贝小舒的电话。可都是被硬生生掐断的。

“贝小舒!”

牧白垣几乎是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眼前的门给拆了。

手机却在此刻响起来,他下意识的接起来,看也没有看,就吼过去,“谁让你不接电话的,你是不是找死?”

“……白垣,你,你怎么了?”

那一边的声音有些哆嗦,也不是牧白垣想要的清冷,而是柔柔的声音,属于贝雪的。

牧白垣收起自己的愤怒,深深吸了口气,“没事,刚刚在处理公事。有事吗?雪儿。”

“没什么,我想要问你什么时候到家,我爸妈准备了晚餐,让你过来吃晚餐。”

贝雪的声音是甜甜的,让男人的心都会酥软下去。

牧白垣看着紧闭的房门,忍不住的揉揉眉宇,“公司的事情有些多,明天吧!我还需要处理公事。”

“好。那么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挂断了电话,站在牧白垣办公室门口的贝雪脸色异常难看。

秘书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贝雪就冷冰冰的警告着,“不准告诉总裁,我来过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,贝小姐。”秘书明白的点点头。

贝雪也就转身离开,回到车内的时候,神情就更加的狰狞起来。

牧白垣以前从来都不会欺骗自己的,现在,他已经开始欺骗自己了。

这一切,到底是为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