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我曾这般深爱你全本免费阅读网
  2. 第7章 二手,有经验

我曾这般深爱你

第7章 二手,有经验

车内,沅斯和贝小舒慢慢的恢复了理智,两个人这才下车,看着后面那辆发疯的车子居然会是牧白垣的。

这让贝小舒很是吃惊,沅斯却很是不客气的对着下车的牧白垣咬牙切齿,“牧白垣,你的驾照是不是买的?”

这么狠,车后座都被撞得凹进去。

牧白垣没有丝毫的在意,慢悠悠的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,“似乎车子真的有很大的损失,看来是不可以送人了。修理之后的费用,打电话给我,我报销。”

说完,牧白垣就拉着愣住的贝小舒坐进车门,飞快的开着车离开。

沅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看着贝小舒被带走,整个人都气不打一处来,这个家伙完全就是故意的。

他的车难道就没有撞坏吗?

不过看样子似乎还真的是没有多大的损伤,反而是自己的车子真的是有些……不经撞啊!

车子飞驰而去。

车内,贝小舒的脸色冰冷,看着身边的牧白垣,忍不住蹙眉,“姐夫,在前面让我下车吧!我自己打的。”

“住在哪里?”

牧白垣没有理会,只是一个劲的开车。

“你的车开不进去,小区路有些窄。就在前面右边拐弯处。”

贝小舒不想要和他争执这些事,平静的答复。

牧白垣也开着车在前面停下来,贝小舒解开安全带,道了一声谢谢之后就准备要下车。

旁边,冰冷的质问让她的身子愣住,“你打算和沅斯交往吗?”

贝小舒微微一愣,转头看着他,不解,“这和你有关系吗?”

牧白垣看着她那一副冷情的态度,心越发不舒服,“沅斯是沅家的私生子,没有什么权利,一直都是吊儿郎当,不受宠。和你心目中的目标差远了。”

“我心目中的目标?”

贝小舒愣住,从来都没有想到沅斯是一个不被家族疼惜的人,和自己似乎也有些相似却又不同。

不免得,她的心底对沅斯有了一丝丝的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“你不是要钱吗?这个男人,没钱。只是装出有钱的样子而已。”

牧白垣讽刺的挖苦着。

那话语深深地刺痛了她。

贝小舒轻轻的一笑,没有反驳,“多谢姐夫的提醒,我明白了。麻烦了!”

说着,贝小舒就冷漠的下车,牧白垣看着她的态度也十分火大,愤怒的跟着下车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

“贝小舒,我说的话,你特么的到底有没有听进去?”

贝小舒的眼神漠然,嘴角的弧度也变得诡异,“姐夫,我听进去了。但是姐夫也想想,我现在是什么身份,有资格挑人吗?爸妈给我找的,当然对于目前的我来说,是最好的。”

“贝小舒!”

牧白垣很是火大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就是很愤怒。

总之贝小舒此刻所有的表情都让他不舒服,都让他火大。

贝小舒也不着急,只是安静的看着他,这个男人的愤怒,如果是以前的话,她或许真的会认为是他吃醋了,嫉妒了。

那个时候的自己年少无知,自以为是。

可是此刻,三年的婚姻让她看清楚了很多事。这个男人,从来都不属于自己。

“姐夫,没什么事的话,请放开我!我累了,想要休息了。”

牧白垣狠狠地抓着她的手,没有一点想要松开的意思。

两个人就这么的僵持着。

牧白垣自己也想不通到底想要什么,直到他的手机响起来,拿出来一看,是贝雪的来电。

牧白垣松开了她,接起电话,“雪儿,怎么了?”

那声音,是贝小舒从来都得不到的温柔。眼眶微微有些红。

不过她也没有逗留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之后就转身,一步步离开了。

……

半个月之后,贝家打电话告诉贝小舒,沅斯看上她了,两个人试着交往。

那个时候贝小舒正在医院产检。对于这件事,如果是贝家认为这样子可以让他们舒服一些,那她没有意见。

反正贝小舒很是清楚,那个沅斯是不会看上自己的。

约定了地点,贝小舒就提早到达,沅斯却迟到,吊儿郎当的看着贝小舒,笑得很是轻佻。

“沅斯少爷,听我家人说你看上我了。容我跟你说一下我的事情。”

“哦?”

沅斯越发的好玩,看着贝小舒淡漠的姿态,只是让服务员给他们准备茶点,在那里慢慢的打量着贝小舒。

比起那天晚上,这一刻的她看上去越发的迷人,很是干净。

“我结过婚,离过婚。结婚的对象,相信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。你可以去看看的。”

贝小舒很是平静的将这件事说出来。

但是沅斯却没有任何的表情,轻轻的伸出手,一下子碰触到她的脸颊,让她下意识的闪躲开,难以置信的盯着沅斯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“不管你结过婚,离过婚。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,我沅斯看上的女人,我就一定会追到手。你就做好成为我女人的准备吧!”

沅斯的自信霸气,让贝小舒有一丝丝的闪忽,仿佛看到了牧白垣的身影。

不过也只是那么一刻而已。

贝小舒很是苦涩的一笑,“沅斯少爷,你娶个别人不要的女人,二手的,好吗?”

“有经验啊!我喜欢。”

沅斯完全不介意,而且说话大方的让人有些吐血。

贝小舒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,忍不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最终咬咬牙,“难道你也喜欢养个便宜的儿子吗?”

这句话,瞬间让沅斯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。

沅斯打量着她,知道她没有撒谎。

贝小舒笑了,看着他的沉默,只是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“沅斯少爷,我这种女人,配不上你。”

说完,贝小舒就站起来,打算离开的。

但是手却被人狠狠地拉住,一把拉下来,整个人都跌落在沅斯的怀里。

“牧白垣的?”

“不是,是我自己的。我和牧白垣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贝小舒很不舒服的想要挣脱,但是却被他拉得更加紧。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。

“自己都可以怀孕,真厉害。”

沅斯的笑让贝小舒咬牙。有些气恼的想要挣脱,但是却被他拽的更加紧了几分。

“你认为你的家人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吗?”